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15388076231

《说文叙记》

时间:2019-01-14 来源:普贤国学网

我们用了十六天时间来读说文叙,还用了八天时间来写说文叙记。

上古时庖犠氏统治天下,用结绳法记事。后来事情太多,结绳的错误也更多了。

到黄帝时期仓颉以鸟兽的蹄印、形状,造出了文字。文是指事、象形造出来的。后来,形声、会意有了之后,就叫作字。字者孳乳也,文滋生之意。我们知识匮乏,不懂的内容繁多,仓颉不知是谁,就问老师,才知是黄帝的史官。

《周礼》说,古者八岁入小学,老师教大臣子弟六艺之前,先要教六书。1,指事,2,象形。这两个都差不多,象形是把物体画出来,指事是使用某一种符号来代表某一种意思。比如日、月、龟、马、牛羊都是象形,一、二、三、上下、本末是指事字。3,形声,是由一半的意和一半的声组成的。这种字最多,占汉字的大部分。如江河、杨柳、远近。4,会意,是由两个文字组成一个新的意思的字,如:初、信、教、名。下面两种是用字法,5,转注,是两个字互相解释。叫互训比如远的意思是,遼也,那么遼的意思就是,远也,6,假借,就是本来没有这个字用了别的字的发音来代表自己的意思。就像来字,他的本意是麦子,但我们现在都只知道它有来去的意思。段玉裁讲,有转注则可多字一义,有假借则一字可多义。通过说文叙及段注对六书的概念及其深刻的内涵总算是有可些许了解,对之前解字时的些许疑惑有了答案,对文字的分析和认识,亦近了一步。

周宣王时太史籀作《大篆》十五篇。孔子删述六经,左丘明作《春秋传》都是古文,后诸侯力政。分为七国,分别是,韩,赵,燕,齐,秦,楚,魏。王纲已坠,文字亦不统于王。至秦国统一六国,丞相李斯上奏,把小篆作为统一的文字。取古文大篆加以省改,就成了小篆。丞相李斯作《苍颉篇》、中车府令赵高作《爰历篇》,太史胡毋敬作《博学篇》。秦始皇焚书坑儒,同时大兴劳役。当时由于事务繁杂,文书记录以实用简洁为上,于是渐渐产生了隶书。秦时有八体1,大篆,也是古文,2,小篆,是当时最重要的。3,刻符,就是古代军队打仗的时候,将军和天子各有一半的兵符。4,虫书,就是写在旗帜上的字。5,摹印,镌刻印章用,6,署书,就是写在公告榜上的字,7,殳书,就是写在兵器上的字,8,隶书,就是便于日用记事的文字。这八体从没有听说过,很新鲜却又迷糊,不知是什么,逐个的去问老师,老师内心解答,几天的探究下来,总算明了,有了新知识的扩充内心真实充满喜悦。

两汉时期,隶书逐渐取代篆书成为通行文字,加上焚书坑儒的文化灭亡,至东汉年间多不识古文小篆。

鲁恭王住孔子家修缮房屋时,在墙缝中发现古文经书。还有北平侯张苍向孝惠帝献了《春秋左氏传》。以及现存的钟鼎彝器,上面刻着的铭文,都是前代的古文。在许慎当时,有一些人自己乱造了一些文字,在皇帝面前争相说自己的对文字的看法。说秦之隶属是仓颉古文,说是父子相传。以自己的所学就以为是圣人之学。说马头加一个人就是长;人拿着一个十就叫作斗;虫就是中字长了点。这些字不合古文、不按六书。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让天下学者疑惑。

文字,是经书的根本,是王政的开始。前人留下正确的文字,后人才可以识古。鉴于此等状况,许慎以一己之力作《说文解字》,以解天下学者的疑惑,凡解说文字音、形、義,皆信而有征。对于所不知,盖阙如也。9353个文字,天地鬼神、山川草木无所不包。

在后世,凡读古文必依《说文解字》……

读《说文解字叙》的过程中我也遇到很多不会的字,不懂的词,不明白的片段,就去问老师,老师叫先查字典、找资料解决,再有不会的,还一些字典上字典也查不到的再问老师。比如“初造书契”,最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后来通过查字典和老师的少量讲解,我明白了。老师讲“学习的方法很重要,自己学会利用自己身边的资源,问题一定能克服,学习不仅学到知识,更学会学习的方法,将来在任何地方都要学会自己学习‘’。

通过二十多天的学习,对《说文解字叙》所讲从古至今字体的演变完全掌握,深深折服于许慎二十年来心血的结晶。感觉自己对古文的学习又迈出了一步,也体会到了我对书籍的欠缺,以后要多多读书。

(作者: 周子善、杜静山 指导: 郭鹏老师)

附录

說文解字敘

敘曰:

古者庖羲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視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易八卦,以垂憲象。及神農氏結繩為治,而統其事,庶業其䋣,飾偽萌生。黃帝之史倉頡,見鳥獸蹏迒之跡,知分理之可相別異也。初造書契。百工以乂。萬品以察。蓋取諸夬。夬,揚於王庭,言文者宣教明化於王者朝廷。君子所以施祿及下,居德則忌也。倉頡之初作書,蓋依類象形,故謂之文。其後形聲相益,即謂之字。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浸多也。箸于竹帛謂之書。書者,如也。以訖五帝三王之世,改易殊體,封於泰山者七十有二代。靡有同焉。

周禮八歲入小學,保氏教國子,先以六書。一曰指事。指事者,視而可識,察而見意,上下是也。二曰象形。象形者,畫成其物,隨體詰詘,日月是也。三曰形聲。形聲者,以事為名,取譬相成,江河是也。四曰會意。會意者,比類合誼,以見指撝,武信是也。五曰轉注。轉注者,建類一首,同意相受,考老是也。六曰假借。假借者,本無其字,依聲托事,令長是也。及宣王大史籀著大篆十五篇,與古文或異。 至孔子書六經、左丘明述春秋傳,皆以古文,厥意可得而説。其後諸侯力政,不統於王,惡禮樂之害己,而皆去其典籍,分為七國。田疇異畮,車涂異軌,律令異法,衣冠異制,言語異聲,文字異形。秦始皇帝初兼天下,丞相李斯乃奏同之。罷其不與秦文合者。斯作倉頡篇,中車府令趙高作爰歷篇,大史令胡毋敬作博學篇,皆取史籀大篆,或頗省改,所謂小篆者也。是時秦燒滅經書,滌除舊典。大發吏卒,興戍役,官獄職務䋣,初有隸書,以趣約易。而古文由此絕矣。自爾秦書有八體:一曰大篆、二曰小篆、三曰刻符、四曰蟲書、五曰摹印、六曰署書、七曰殳書、八曰隸書。漢興有艸書。學童十七已上,始試,諷籀書九千字,乃得為史。又以八體試之。郡移大史幷課,冣者以為尚書史。書或不正,輒舉劾之。今雖有尉律不課,小學不修,莫達其說久矣。

孝宣皇帝時,召通倉頡讀者,張敞從受之,涼州刺史杜業,沛人爰禮,講學大夫秦近,亦能言之。孝平皇帝時,徵禮等百餘人,令說文字未央廷中。以禮為小學元士。黃門侍郎楊雄,采以作訓纂篇。凡倉頡已下十四篇,凡五千三百四十字,群書所載,略存之矣。及亡新居攝,使大司空甄豐等校文書之部,自以為應製作,頗改定古文。時有六書;一曰古文,孔子壁中書也;二曰奇字,即古文而異者也;三曰篆書,即小篆,秦始皇帝使下杜人程邈所作也;四曰左書,即秦隸書;五曰繆篆,所以摹印也;六曰鳥蟲書,所以書幡信也。壁中書者,魯恭王壞孔子宅,而得禮記尚書春秋論語孝經,又北平侯張蒼獻春秋左氏傳。郡國亦往往於山川得鼎彝,其銘即前代之古文,皆自相似,雖叵復見遠流,其詳可得略說也。

而世人大共非訾,以為好奇者也。故詭更正文,鄉壁虛造不可知之書,變亂常行,以燿於世。諸生競逐說字解經誼,稱秦之隸書為倉頡時書。云父子相傳,何得改易。乃猥曰:馬頭人為長,人持十為鬥,蟲者屈中也。廷尉說律,至以字斷法,苛人受錢。苛之字止句也。若此者甚眾,皆不合孔氏古文,謬於史籀,俗儒啚夫,翫其所習,蔽所希聞,不見通學。未嘗覩字例之條,怪舊執而善野言。以其所知為秘妙,究洞聖人之微恉。又見倉頡篇中幼子承詔,因曰古帝之所作也。其辭有神僊之術焉。其迷誤不諭,豈不悖哉。

書曰:予欲觀古人之象,言必遵修舊文而不穿鑿。孔子曰:吾猶及史之闕文,今亡矣夫。蓋非其不知而不問,人用己私,是非無正,巧說衺辭,使天下學者疑。蓋文字者,經藝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後,後人所以識古。故曰本立而道生。知天下之至嘖而不可亂也。今敘篆文,合以古籀,博采通人,至於小大,信而有證,稽譔其說。將以理群類、解謬誤、曉學者、達神恉。分別部居,不相襍廁也。萬物咸覩,靡不兼載。厥誼不昭,爰明㠯諭。其偁易孟氏、書孔氏、詩毛氏、禮周官、春秋左氏、論語、孝經,皆古文也。其於所不知,蓋闕如也。